传统秘方

三无“秘方”药水卖200块!监管部门知情却称管

  昨晚,《问政山东》针对药店乱象、违规售卖医疗器械、化妆品质量问题等药监领域的问题进行问政,接受问政的省直单位是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史国生、任绍彦、李涛,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安全总监、药品市场监管处处长林炳勇走进演播室,与全省观众对话交流,直面问题,就群众关心关注的药店乱象、违规售卖医疗器械、化妆品质量问题等药监领域相关问题现场给出答复。,,

  原标题:问政山东丨三无“秘方”药水卖200块! 当地监管部门知情却称“管不了”!?

  昨晚,《问政山东》针对药店乱象、违规售卖医疗器械、化妆品质量问题等药监领域的问题进行问政,接受问政的省直单位是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史国生、任绍彦、李涛,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安全总监、药品市场监管处处长林炳勇走进演播室,与全省观众对话交流,直面问题,就群众关心关注的药店乱象、违规售卖医疗器械、化妆品质量问题等药监领域相关问题现场给出答复。

  没有处方也能买到处方药、本该严格管控的药物竟能随便购买针对今晚播出的《问政山东》曝光的一系列问题,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桂敦山在节目现场表示,要持续推进专项整治,落实责任,确保公众用药安全。

  根据《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药品零售企业必须看到处方才能销售处方药,如果没有处方也能轻易购买和使用处方药,将会给个人用药造成风险,给人们的身心健康带来隐患。

  然而,在潍坊市昌乐县的康寿药店连锁六店,记者想要购买治疗咳嗽的药,店员却直接向记者推荐了一款处方药罗红霉素。付款后,记者向店员索要收款票据,但店员告诉记者,这些药里有处方药,需要开具处方才能出票。

  随后,店员让记者通过手机扫码开具处方。尽管记者多次说明不是自己生病用药,但店员仍坚持让记者以自己的身份开处方。

  在完成平台注册之后,店员拿过手机帮忙操作。记者注意到,进入挑选医生的页面后,店员随机点了医生,又在屏幕上点了几个症状。而对于医生提出的是否药物过敏等问题,这位店员连问都不问,便替患者做出了选择,用时不到一分钟就开出了处方。

  在此期间,平台上的这名远程医生并没有与顾客直接交流,也没要求提供任何线下医院处方诊断或病例图片,就开出了一张电子处方。

  在这家药店,记者还碰到了一位正在购买心可舒片的老人,同样没有处方,她就买到了一种用于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处方药。同样,在距离这家药店不远的恒康大药房和立健药店连锁,虽然店里都贴着“处方药要凭医师处方出售、购买和使用”的标志,但顾客不出示处方,也一样都能买到处方药。

  “短片暴露出了两个问题,一是我们的药品监管工作不到位,监管有漏洞;二是药店片面追求商业利益,忽视了公众利益,主体责任没落实。”看完调查短片,桂敦山说。

  桂敦山表示,药品监督管理部门鼓励药店与合法合规的网络药店合作,药店采用现代互联网技术手段,进行远程诊疗,开具电子处方,为公众提供了便民的服务。但是有些药店走向了反面,严重违反了相关规定,给患者用药带来了风险。

  在问政节目现场,潍坊市场监管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日常监管中也经常发现类似的问题,但仍有一些药店主体责任履行不到位,加之监管存在欠缺,使这个问题久治不愈。

  针对短片中反映的违规出售处方药、执业药师队伍建设等问题,该负责人表示将加强执业药师队伍建设,鼓励药店从业者通过社会化方式考取执业药师资格。同时还要不断加大监管力度,对屡教不改的药店,坚决取缔。

  桂敦山说,目前全省有四万多家零售药店。虽然类似问题发生在基层,但根子在省药品监督管理局,“我们抓督导、抓考核、抓问责的力度还不够,作风不够实、不够硬。”

  除了乱开处方药的问题,记者还注意到,早在2012年9月,国家就出台相关规定,药品零售企业销售含麻黄碱类、复方制剂应当查验购买者的身份证,并对其姓名和身份证号码予以登记,并且一次销售不得超过两个最小包装。但是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在一些零售药店,相关规定成了一纸空文。在昌乐县一家康寿药店,记者一次性购买了店里仅剩的三瓶复方桔梗麻黄碱糖浆,而且没有被要求登记任何身份信息。

  对此,桂敦山说,含有麻黄碱成分的药品,被骗购后流通到社会上,有可能会被制成毒品,给社会稳定造成负面影响。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特殊药品的管理采取了严打、严防、严控的措施,但是监管力度还有漏洞,制度执行还不到位,抓落实最后一公里还有差距。

  “我们要持续推进专项整治,落实网格化监管的责任,确保这种制剂不会流到社会,确保公众用药安全。”桂敦山说。

  02 拇指大一瓶三无“秘方”药水卖200块! 当地监管部门知情却称“管不了”

  一瓶拇指大小的没有任何商标和生产日期的“三无”药水,被冠以“民间秘方”“祖传中药偏方”的名头后,其治疗鼻炎的药效被吹得神乎其神,张口就卖200元。当地市场监管局等部门明明知情,却表示“无能为力”“管不了”。今晚播出的《问政山东》曝光了济宁、青岛等地出现的随意制作、出售民间偏方中药剂的乱象,对此,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桂敦山在问政节目现场表示,一方面要传承精华、鼓励传统的“民方”依法按程序转化成药品,另一方面要严厉打击违法生产、夸大其辞功效的“三无”产品。

  这瓶要价200元的鼻炎药水出自济宁市嘉祥县杨武路的神氏康复中心分店,店铺门口“祖传秘方治疗鼻炎哮喘”的招牌分外抢眼。记者走进去咨询鼻炎治疗事宜,店主拿手电筒照了十几秒后,断定记者的鼻炎“很严重”。随后,店主从手提包里掏出两瓶拇指大小的鼻炎药水递给记者,称此药水为祖传秘方,售价200元一瓶。但记者对着药瓶找了半天,发现产品上面没有任何产品批文生产日期和使用说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第六十九条规定,医疗机构应当配备依法经过资格认定的药师或者其他药学技术人员、非药学技术人员不得直接从事药剂、技术工作。而在这家药店,并没有任何医疗机构职业资格证,也没有专业的制剂技术人员。不仅如此,记者购买后,店主也没有给记者提供任何发票和收据。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距离该店几百米外的神氏康复中心总店,同样,店主拿手电筒比划了十几秒后,记者再次被确诊了。随后,店主拿出四瓶同样没有任何生产日期和批文的鼻炎药,并声称药水是其亲手制作的。记者紧接着来到当地监管部门,嘉祥县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明确表示,这种随便制作鼻炎药的行为是违法。但对于记者的举报,虽然记者在随后的几天里接到了嘉祥县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的三次电话回访,但截至发稿前,对于卖药的商家并没有采取任何实质性的处理。监管局工作人员给出的解释是:“不归食药监局管理,不能随便认定。”

  除此之外,有观众向记者反应,青岛流亭街道双元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违规出售自行制作的紫草膏。据悉,紫草膏中成药具有化腐生肌解毒止痛之功效,主要用于蚊虫叮咬后的止痒,也可以有效舒缓皮肤的创伤和烫伤。但当记者找到这家售卖自制紫草膏的服务中心后,工作人员表示确实有售卖,但眼下货已售罄。随后,记者者把这一情况反映给了青岛市城阳区市场监管局,其药械安全监管科工作人员表示,此卫生服务中心没有制剂室,不可能制作出来。最后,该工作人员还表示,他们虽然知道了这一情况,但仍然无能为力,这个应该是省里来管。

  针对上述问题,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桂敦山在问政节目现场表示,医疗卫生机构违规生产医药制剂的性质非常严重,不管是哪一级药品监管部门,一旦发现,都要在第一时间严惩重惩,性质严重的要移送司法机关进行处理。

  桂敦山解释说,消字号一般属于消杀灭菌的产品,不具备疾病防治、治疗疾病的功能,是由卫生部门审批;而药字号是有治疗疾病的国药准字号,由药品监管部门审批。虽然单纯的消字号产品不归药品管理局监管,但如果是三无产品,监管局就对其具有监管责任。而对于二者的区分,需要到有关专业机构进行检测,但当地监管部门工作人员并没有去现场进行比对,就推诿说不归其管理。这暴露了监管部门的监管漏洞和作风不扎实。他还说表示,投诉举报是监管部门了解公众诉求、防控药品风险的一个重要方式,接到投诉举报应该认真调查、及时反馈、切实防控药品安全风险。

  对于嘉祥县出现的上述问题,济宁市市场监管局局长侯典峰在问政现场表示,将连夜彻查,按照四个最严要求,依法从重从快、严肃处理,绝不姑息迁。

  中医药是我们的国宝,对促进公众健康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对这些民间的秘方、偏方要如何进行管理?桂敦山表示,一方面要传承精华、守正创新,鼓励传统的“民方”依法按程序转化成药品惠及公众;另一方面,也要严厉打击这种三无产品,特别要防止其夸大宣传功能、误导消费者,给人民群众身心健康造成负面的影响。

  03 无证售卖、无检测报告、不明黑色物质 这样的隐形眼镜你还在戴吗?

  隐形眼镜属于三类医疗器械,必须严格管控,但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很多眼镜店私自售卖非正规生产的“三无产品”。对此,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桂敦山在今晚播出的《问政山东》节目现场表示,要严厉打击无证经营,创新监管方式,确保公众对隐形眼镜这样的高风险产品用得安全、用得放心。

  根据医疗器械分类目录,隐形眼镜和护理液属于最高级别的三类医疗器械,必须进行严格管控。但是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些眼镜店不具备相关销售资质,却依然在私自售卖隐形眼镜和护理液。

  11月1号,记者走访了临沂市沂水县六家眼镜店,几乎在每家眼镜店都能买到隐形眼镜和护理液。不同的是,有的眼镜店把这些产品摆在了明处,而有的则放到了暗处。

  《山东省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明确规定,开办第三类医疗器械经营企业,应当经省级人民政府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审查批准,并配发医疗器械经营企业许可证,隐形眼镜和护理液都属于级别最高的三类医疗器械,也是必须严格管理的医疗器械。

  在一家名为博华眼镜的店里,记者注意到,该店经营范围仅包含眼镜零售,没有第三类医疗器械的项目。在记者提出查看经营许可证后,这家眼镜店的老板先称证件被带走检查了,随后他几乎翻找了店里所有的资料,仍没有找出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明。

  在淄博市张店区美食街,记者通过导航软件寻找一家名叫亨得利的眼镜店,到达目的地后才发现这家眼镜店名叫享得利。在这里,隐形眼镜被放在了货架下边的橱柜里。记者以35元和60元的价格购买了两件瓶装隐形眼镜,其中两支玻璃瓶上贴有英文和韩文字样的产品信息,另外两只则没有标注任何信息。记者询问该产品是否正规时,一名店员回复道:“我们是从正规厂家拿来的,但不知道是不是正规产品。”当记者提出查看检测报告时,店员称自己找不到,要等老板来。同样,这家店也无法出示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明。

  在山东理工大学知光阁眼镜店里,记者看到,店员正在给一名女学生试戴美瞳隐形眼镜。记者现场提出想看一看经营许可证,店员回复“许可证在总店放着”。随后,在该店一份营业执照上,记者发现经营范围不含有隐形眼镜,店员竟然说“到时候我们再加上就行”。

  在问政节目现场,桂敦山说,国家目前对医疗器械实行分类监管,按风险高低分为一、二、三类,其中,隐形眼镜直接与眼睛角膜接触,风险比较高,所以按三类医疗器械进行监管。“三类医疗器械必须取得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无证经营是我们严厉打击的重点。此外,国家明确规定,医疗器械经营场所应当配备陈列货架和柜台,相关证照悬挂在醒目位置。上述那家所谓的亨得利眼镜店声称自己有证,但没有挂在醒目位置,应当责令他当即改正,如果说证件找不到了,就涉嫌无证经营。

  针对博华眼镜给出的“证件被带走检查”的理由,桂敦山明确表示,药品监督管理局在日常检查中,不会将眼镜店的经营许可证带走。“该店很可能属于无证经营,我们马上进行查验。”

  据悉,目前全省有四千多家有证的医疗器械经营企业,还有很多是处于无证经营状态的。近年来,省药品监督管理局采取了严厉的措施,严打重处,但是医疗器械特别是隐形眼镜体积很小,带有很大的隐蔽性。同样,也因为监管工作存在很大的漏洞,公众的利益被漠视,用镜风险依然高发。

  “下一步,我们要持续加大整改,确保公众对隐形眼镜这样高风险的产品用得安全、用得放心。”桂敦山说。

  另一方面,隐形眼镜的质量问题同样值得关注。在记者购买的两副隐形眼镜中,其中有一部分产品没有任何标识,明显是“三无产品”;另外一部分产品上只有英文和韩文字样,没有中文标识。通过酒精浸泡实验,记者发现,擦拭美瞳的棉签上沾了不明的黑色物质。

  对此,桂敦山解释道,美瞳是隐形眼镜的一种,其色带夹在两个镜片中间,如同“三明治”一样,用酒精擦拭一般不会掉色。不过,也存在其他的生产工艺,在医疗器械检验中不允许用酒精来擦拭美瞳,因此美瞳掉色不一定存在质量问题。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将组织专家进行风险研判,如果确实存在质量问题,会及时发出消费预警,提醒大家,注意这种风险。

  “我们对隐形眼镜的检查覆盖面还不够宽,检查方法还不够有效。”桂敦山说,下一步将坚持问题导向,创新监管方式,加大预警,保障公众的用镜安全。

  “自己加工的,国家一严查这都白搭。”近日,记者在菏泽市鄄城县舜王城中药材市场走访调查时发现,国家明令禁止在中药材专业市场上销售的中药饮片,在这里却能随意购买。商户们在明知国家规定、且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依然堂而皇之进行售卖。对此,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桂敦山在今晚播出的《问政山东》现场表态,将加大中药饮片的专项整治,建立追溯体系和问责机制。

  白芍、人参等中药材饮片如果放任个人加工,不仅没有卫生保障,并且在加工炮制过程中最易掺杂、施假,很难辨别。因此,国家药监局早就禁止在中药材交易市场出售中药饮片,只有经过批准的药品生产经营企业或医疗机构才能销售。

  然而,记者近日在鄄城县舜王城中药材专业市场走访时却发现,这里的中药饮片应有尽有,很多商户都把中药饮片摆在了显眼的位置,堂而皇之地销售。面对记者的疑问,这些商户们不遮不掩,很是坦诚。“自己加工的,国家一严查这都白搭。”“现在市场上不允许卖饮片,营业执照上是中药材。”

  根据《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中药饮片的标签,必须注明品名、生产企业、产品批号、生产日期等,实施批准文号管理的中药饮片还必须注明药品批准文号。然而,这里的大部分饮片都没有手续。当记者要求查看加工销售的资质时,一家商户干脆和盘托出:“别说我没手续,整个市场都没人办手续。”这家商户对此的解释显得很是理直气壮:“白芍我卖10块钱一斤,带手续的饮片厂卖三十、四十。”

  在这里买饮片不仅没手续,商家也不会提供发票。记者向当地管理委员会提出这一问题时,一名工作人员对这种明显违规销售饮片的行为心知肚明,并且没有表达任何想要查处的意思。

  药材市场的混乱,会不会有当地政府的默许、纵容呢?收看问政直播的鄄城县副县长申传立称,监管部门没有管到位,还有很多漏洞。该县将连夜召开联席会议,对一些违法经销户进行采取严厉打击措施,涉嫌犯罪的坚决移送司法机关。从明天开始对中药材市场进行拉网式排查,对中药材加工销售加强监管,实行黑名单制度,对违法经销户实行联合信用惩戒。

  鄄城中药材批发市场是全国十七个中药材批发市场之一,也是山东省唯一一家经国家批准的专业批发市场。近几年来违法违规销售中药饮片的现象还非常严重。既然监管不够,那接下来又该采取哪些措施呢?

  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桂敦山当场表态称,会加大对中药材、中药饮片的专项整治力度,特别是要按照中央最近出台的文件建立追溯体系,从源头、加工、使用进行溯,实现源头追责。对于主体责任不落实,失职、渎职的,将严格依法按程序追责问责。

  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化妆品是由药品监督管理局进行监管,其中还包括洗化用品。山东省药监局直接负责全省化妆品省检生产环节的监管,同时指导市、县市场监管部门对化妆品经营环节的监管。然而,在线上、线下仍存在大量销售假冒伪劣化妆品和洗化用品的现象。对此,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桂敦山在今晚播出的《问政山东》节目现场表示,省药监局将保持对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的高压态势,下一步将和国家药监局的网络建设中心进行配合,以网管网。

  调查中,记者在一款名为“微店”的APP上发现,一些“名牌”化妆品的售价远远低于在商场专柜和产品官方网站上的售卖价格。一位临沂的微店店主向记者承认,他售卖的是精仿货而不是正品,因此价格低廉;另一位枣庄的微店店主也透露,他售卖的叫做“渠道货”而不是正品,但可以通过包装上的条形码查询到产品信息。

  除了网店在售卖假冒化妆品,在临沂市小商品城,记者发现一些假冒面膜竟被公然摆上了货架。

  一款市面上售价每盒50元左右的进口面膜,在这里只要10元,整个面膜外包装并没有中文标注的生产厂家和产品信息。在一家洗化用品店,记者发现这里售卖的一款洗发露同样属于“三无”产品,这位店主还透露,像这种50斤一塑料桶的洗发露还会被购买者二次灌装,分别销售。

  记者发现的问题还不止这些。在临沂市小商品城,记者还买到了这样一种染发类产品,这些产品从外观上看产品信息比较详细,但仔细观察却发现,虽然他们标识的染发颜色不同,但所使用的批准文号竟然是完全相同的。按照相关规定,所有化妆品都必须有各自独立的化妆品批准文号,即使同一品牌的同一类产品,只要存在差异,都必须有不同的经营批准文号。然而,记者在临沂市小商品城购买到的卡芙尼牌染发膏,其自然黑色、咖啡色、葡萄酒红色、金铜色四种不同颜色的款式,所使用的批准文号都是自然黑色这一款的批准文号。另一种嘉瀛牌染发膏,记者买到的六种不同颜色的款式,使用的也都是相同的棕色款的批准文号。

  不管是线上还是在线下,监管部门虽对假冒伪劣产品进行严厉打击,但假冒伪劣产品仍然“大行其道”,网络销售平台更是假冒伪劣化妆品的“重灾区”。对此,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桂敦山表示,近几年来,山东省药监局把网络监管作为一种打击的手段,严厉打击网络非法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的行为。针对网络这种新的销售业态,虽然没有具体的政策、规定和依据可以遵循,但从公众使用安全的角度出发,监管部门也在不断加大对网络不良产品的检验、检测力度,实行网上清源、网上严查。

  下一步,监管部门还将继续实行一些切实有效的措施,加大力度进行监管。桂敦山表示,对网络销售假冒伪劣的行为,山东省药监局一直保持着高压态势,线上清网、线下清源,还将和国家药监局的网络建设中心配合以网管网,加大对不良信息的查处力度,确保公众的使用安全。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钟楚红以59岁的年龄依旧可以打扮得很时尚是什么

    我觉得吧,首先她生的很好看,这种古典美女都是自带气质的,其次她出生于香港这个城市,也就造就了她的高品味。 我想是她年轻的心态造就了她高品位的审美吧,我所知道的钟楚红 [详细]

  • 老式传统鸡冠饺的配方做法

    再用手和面,使面团发到最柔软又不沾盆内壁的状态,在面团表面刷一层油防止干皮, 盖上保鲜膜, 放入冰箱中 在准备好的肉馅中放入盐, 生抽, 胡椒, 姜末, 五香粉,香油等调味 [详细]

  • 得了盆腔炎的症状表现有什么?

    盆腔炎即盆腔炎症,是指女性盆腔生殖器官、子宫周围的结缔组织及盆腔腹膜的炎症。慢性盆腔炎症往往是急性期治疗不彻底迁延而来,其发病时间长,病情较顽固。细菌逆行感染,通 [详细]

  • 张新发槟榔制作技艺是非遗?真的吗?

    是的,张新发槟榔从1905年创立到现在,它的传承人一直沿用祖传秘方,传承湘潭槟榔传统手工制作工艺。因为独有的历史底蕴,在2014年被认定为湖南老字号,也因其品牌所承载的时代 [详细]